目前分類:亂說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5045_459864347393908_327933306_n  

 藝術發生的地點無所不在,發生的形式千類萬款,經過不同的時空與人類文明不斷堆疊、融合,舊的路趨殘漸歿,新的路不斷被開拓湧進。欣賞Paul Fumagalli的藝術創作,我們彷彿透過了他的雙眼,看透時間,直擊文藝復興發源地佛羅倫斯,在當代藝術與古典美學間的擺盪,也看到了他以戲謔入侵美術館,顛覆藝術本質的張狂性格。

 

 

「在藝術面前我完全誠實。」專精於工業設計,同時從事空間設計與藝術創作的Paul Fumagalli,作品風格大膽富顛覆性,但面對藝術,他始終忠於自我 自身的極限、迷戀、創造力、恐懼與技巧,透過作品一一浮現,無所遁形。或許也因為遊走在商業與藝術之間,讓他習慣以踏實卻又大膽的態度面對一切。「我很難形容自己的夢想是什麼。年輕時我從未夢想自己有天會是個有兩個小孩的爸爸,但你說看著他們健康長大是美夢成真嗎?當然是!」

文章標籤

benjamin1209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cacao7    

牆將倒毀、人獸將亡,最後,萬物終將默息。時間的盡頭、世界的終點,一片靜止。誰來將最後一刻的天崩地搖寫入歷史?誰來為遍野的遊魂佈道送行?在倒下的前一刻,奢迷絢爛的絕對毀滅,誰真的捨得閉起雙眼?


好奇的人類,不僅醉心挖掘過去的起源,更費心想看透未來的脈動。不若好萊塢電影對未來的樂觀期盼,日本文化眼中的虛擬未來,多半是悲觀負面。在大友克洋的《Akira》裡,傾頹的大樓與與成泊的廢墟,成了未來世界最鮮明的符號;在庵野秀明的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裡,光鮮亮麗的科技城市背後,是早已慘毀無形的舊東京,更別說士郎正宗《攻殼機動隊》畫筆下的未來,完全是香港破殘街道的直接投射。

benjamin1209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說實話,我在意的不是「文藝」,而是「青年」兩字....

話說我有位美女朋友,不知怎麼搞的,老喜歡把我冠上「文藝青年」的封號,其實我對「文青」一詞,以及對它所形容的族群並沒有太多個人好惡,只是天生厭惡所有將人簡化、平面化的標籤,總覺得一被歸類於文青之後,好像就與「帥哥」、「偶像」這類的詞離得更遠(雖然原本就已經是遙不可及...)。剛好前幾天在妮可的部落格上,看到了這篇轉載自阿雅的部落格,據說是PPT上的文章(好淵遠的來源...),談的是文青的幾個重要特質,其中幾點對我真的是一擊斃命,但是卻又好幾點完全相反....

benjamin1209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