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cao7    

牆將倒毀、人獸將亡,最後,萬物終將默息。時間的盡頭、世界的終點,一片靜止。誰來將最後一刻的天崩地搖寫入歷史?誰來為遍野的遊魂佈道送行?在倒下的前一刻,奢迷絢爛的絕對毀滅,誰真的捨得閉起雙眼?


好奇的人類,不僅醉心挖掘過去的起源,更費心想看透未來的脈動。不若好萊塢電影對未來的樂觀期盼,日本文化眼中的虛擬未來,多半是悲觀負面。在大友克洋的《Akira》裡,傾頹的大樓與與成泊的廢墟,成了未來世界最鮮明的符號;在庵野秀明的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裡,光鮮亮麗的科技城市背後,是早已慘毀無形的舊東京,更別說士郎正宗《攻殼機動隊》畫筆下的未來,完全是香港破殘街道的直接投射。

benjamin1209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