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n fang  


一切都垂籠靜默,人是靜的,風是靜的;吶喊是靜的,嘯濤是靜的,唯有節奏聲波穿透了空氣,以肉眼抓不住的細微脈動,進入了耳,優雅地毀滅無言的世界,以又密又濃的情緒,沾染我們的臉、我們的手與心。於是,我們有了音樂。


benjamin1209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